网站首页 法院介绍 院长之窗 综合信息 法院园地 法院公告 焦点新闻 审判动态 理论研讨
案例评析 优秀案例 法官风采 便民措施 诉讼指南 裁判文书 廉政之声 法官随笔 法院艺苑

·举报反映情况的信件投寄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惠工街132号
邮编:110013
电子邮箱:lngfjb@126.com

·电话
纪检监察举报电话:
024-22696295

·来访立案接待时间
星期一至五8:30—17:00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法官 高博文

作者:李丹丹 记者 晟畅  发布时间:2013-07-31 14:13:51





    “同志,您找谁?”站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大门口,法官高博文因忘记带工作证,被门卫挡在外面。他微笑着解释说自己就在这儿工作,可是,负责的门卫还是把他拒之门外。这样的僵持一直到高博文的老同事出面作证才结束。

  “老高,不在大院里办公有十年了吧?”

  “嗯,整十年。”

  他,指哪打哪的“战士”

  2003年,高博文接手一个新任务——负责上访案件的接访。信访是个什么样的活?离开家难不难?这样的问题还来不及思考,高博文下意识地说:“好,我去。”当过兵的高博文,曾经是出色的消防队员,每次面对抢险任务,队长一句“上”,他和战友们就毫不迟疑地冲进火海。无条件地服从命令,这是高博文的习惯选择。

  两年后,高博文因工作需要离妻别子落脚外地,在外地接访一呆就是8年。信访工作不易,这个活一手连着社会稳定,一手牵着群众利益。高博文刚到任上,接访之难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2006年冬,上访者刘国强(化名)走进高博文的办公室,高博文马上走到跟前接谈。让高博文没想到的是,这名性格偏执的绝症患者早就有了厌世的想法。这一次,刘国强是抱着找个人同归于尽的决心找到这里的。两个人刚交谈了一会儿,刘国强的情绪就突然失控,猛地抽出随身带的刀具向高博文挥去。刀光一闪,高博文的外套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如果再用力一点刀子就刺进了他的皮肉。

  没来得及换下衣服,高博文又走到刘国强的身边。“大哥,今天这事我不怪你,不是因为你对,是因为你这身体,生命是最重要的,你先把身体养好,心情平顺了才能解决问题。”谈话到最后,刘国强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后离开了,之后再没来上访。

  那一晚,高博文无法入睡。他有些想不通,信访工作就是帮人解决矛盾的,怎么会平白无故地遭人怨恨呢?第二天一早,他还是穿戴整齐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人都说,上访人有‘信上不信下,信访不信理’的执拗,可我也有犟脾气,我就不信扛不过他们。”提起自己再次迈进办公室时的想法,高博文笑着说。

  他,换位思考想群众所想

  2010年冬,某机关的大门前晃着两个身影,他们是高位瘫痪的王丽(化名)和她的丈夫。因为一笔近百万的工程款无法执行到位,两个人走上了上访这条路。他们情绪激动地站在街头见人拦人、见车拦车。

  把两个人接回办公室,高博文翻看了他们带来的材料,又给地方政府打去电话了解情况。案件比较复杂,不是短时间就能解决的。高博文向夫妻俩承诺一定尽全力协调,希望他们回去等消息。可是,王丽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从这天起,这对夫妻每天准时到高博文的办公室“报到”。

  “他们俩上来激动劲儿,身旁有什么就扔什么。”挨过砸的邴永大法官现在想起那段时间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

  “对于这样一家人来说,上百万元是个要命的数字,光是劝,人家凭什么相信你?!”正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高博文给了自己坚持下来的力量。高博文频繁地与法院、政府联系,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一有时间,他就去找夫妻俩聊天,做个倾听者,当当出气筒。看到他们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住,高博文就帮忙联系旅馆。他们行动不便,高博文就用办公车接送二人。夫妻俩水土不服,高博文和同事们又昼夜轮流照顾。

  一个多月过去了,夫妻俩吵闹越来越少,反倒是能平心静气地和接访的法官唠唠家常。第49天,夫妻俩不好意思再“坚持”了,主动把事儿托付给高博文便离开了。2012年,救助款送到了夫妻俩的手中。

  他,十年练就“火眼金睛”

  从第一天走上接访这个岗位,高博文就给自己立下“三个一定”的规矩:对上访人的信息一定熟记于心,做上访人的工作一定将心比心,将上访人劝返后一定继续关心。为了兑现承诺,他养成了记接访笔记的习惯。十年下来,练就了“火眼金睛”。

  今年4月的一天,40名上访者穿着相同的服装,打着旗站在街头。这次上访与众不同。40个人涉及的都是独立案件,有的确有矛盾需要化解,有的则是为了得到更多利益跑来给法院施加压力。

  高博文扫了一眼人群,找到几个曾鼓动当事人上访的“头儿”,决定从他们身上入手做工作。他一面安排同事给上访人登记,一面挤到几个带头者面前。这次,高博文一改往日和善的态度,严厉地指出聚众上访、妨碍社会秩序要承担的后果。看到他们的表情由得意转为担心后,他又开始说服教育工作。

  大家冷静下来后,高博文一个一个地接谈。倒水、倾听,对不同的案件进行劝导或是提供解决意见,这样的工作他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转眼,七八个小时过去了,直到当事人都累了,主动找到高博文商量第二天再来,他抬头一看墙上的钟才知道已经晚上8点。第二天,又是近六个小时的交流与法律释明,上访人都满意地离开了。送走上访人,高博文整理这两天的接访记录,归纳化解矛盾的意见传给需要协调的部门。

  他,一位坚守的“哨兵”

  这十年,高博文的坚守既源于责任担当,也源于为民情怀。几年前,当高博文看到上访人为了节省住宿费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冬夜里露宿街头时,他主动把上访人送到救助站。打那以后,他风雨无阻,每天晚上下班后都要到上访人聚集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人滞留。

  在妻子眼里,高博文“是一个工作疯子”,驻外10年里只回家过了三个春节;在同事眼里,高博文电话24小时开机,只要有接访任务,不管几点都能冲出去。

  这些年,高博文共接待劝返上访人24000余人次,成功化解突发事件200余件,处理群体访80余件次,劝息来访40余件。他本人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被评为省政法委信访先进个人三次,并被授予省政府“五一”劳动奖章。

  去年,高博文因肺炎住院。年底,他的头发开始一把把地脱落,检查结果是压力大引起的。周围的同事换了又换,而高博文像一个哨兵依然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辽宁法制报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